• 临沂市人民政府
  • 易互赢

临沂经济

您的位置:首页>>临沂经济

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两位获奖者的研究话题你也懂

时间:2018-10-09 19:05 作者:临沂民生网

10月8日,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和保罗·罗默(Paul Romer)获得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理由是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的研究。

保罗·罗默的主要贡献是其著名的“内生增长理论”(Endogenous Growth Theories),而威廉·诺德豪斯的主要研究领域是气候变化经济学。

图片来源:诺贝尔奖官方推特

诺德豪斯——研究气候的经济学家

威廉·诺德豪斯出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开克,本科毕业于耶鲁大学,1967年在麻省理工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师从著名经济学家保罗·萨谬尔森和罗伯特·索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1967年起,他一直在耶鲁大学任教,1973年被聘为终身教授。诺德豪斯的经济学研究范围很广,包括环境、价格、能源、技术变革、经济增长、利润和生产率的增长趋势。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增长经济学、工资与价格、生态管理经济学、转型经济学等。

作为美国最有影响的50名经济学家之一,诺德豪斯最为重要的身份还是全球研究气候变化经济学的顶级分析师之一,他此次获奖也源于此。

他极力主张从排放许可制度转向征收碳排放税。20世纪70年代以来,他发展了研究全球变暖的经济学方法,包括整合的经济和科学模型的构建(DICE 和RICE模型),为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有效途径。

诺德豪斯对于中国的读者来说其实并不陌生。他是萨缪尔森的经典教科书经济学最新版本的合作者。按照萨老的说法,他自己年事已高,但希望他的教科书可以常葆青春,因此他需要有一位优秀的合作者来帮助他继续修订这部巨著。经过仔细物色,萨老最终决定由诺德豪斯教授来充当这个光荣的角色。

保罗·罗默——多年陪跑终于获奖

保罗·罗默生于1955年,曾任斯坦福大学教授,目前为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他曾被《时代》杂志选为1997年美国最具影响力的25人之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经济学界,罗默的名字基本上是和“内生增长理论”联系在一起的。罗默在1986年建立了内生经济增长模型,把知识完整纳入到经济和技术体系之内,使其做为经济增长的内生变量。罗默提出了四要素增长理论,即新古典经济学中的资本和劳动(非技术劳动)外,又加上了人力资本(以受教育的年限衡量)和新思想(用专利来衡量,强调创新)。

有意思的是,保罗·罗默在奖项揭晓当天收到两个获奖通知电话,但他误以为是骚扰电话而没接,幸好在最后时刻诺奖委员会联系上了他。保罗·罗默已经在之前数届的诺贝尔奖预测中成为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但却一直与诺奖无缘。在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之前,纽约大学曾摆出过一个乌龙。该校商学院在奖项揭晓前三天,就挂出了“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奖新闻发布会”的网页。这让外界猜测,是否该院教授保罗·罗默已经被内定为获奖人了,但该网页很快被撤下。

罗默还有过“下海经商”的经历。2001年,罗默成立了Aplia公司,提供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甚至生物学等各个学科的在线辅导,包括预习、复习、在线测试等功能。在很长时间内,他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全部工作,专心当起了公司的总裁。直到2007年,他把公司卖给了Cengage Learning。

今年恰逢诺贝尔经济学奖设立50周年,奖项颁给这两位大咖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两位诺奖得主的创见

对应生存和发展两大议题

南京大学商学院名誉院长、著名人力资源管理学专家赵曙明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总体来看,威廉·诺德豪斯的研究成果针对的是人类的生存问题;保罗·罗默的研究成果针对的是人类的发展问题。生存和发展是人类休戚相关的两大议题。对于处于后工业化、环境危机、能源危机、消费主义时代的我们,两位教授的创见具有重大时代意义。

他介绍,威廉·诺德豪斯的研究成果对全球变暖、碳排放等能源、环境、生态经济学的政策和实践带来重大启示。保罗·罗默是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新增长理论的主要奠基者。两位得主都高度关注中国的经济转型、经济发展、货币金融政策、城市化建设、能源和环境等问题。

保罗·罗默强调研发和教育投入

对中国经济有现实意义

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经济学家、长江商学院教授周春生接受记者连线采访时认为,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保罗·罗默,有着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因为他最大的贡献就是对于经济增长的重新解释,而经济增长与一个国家和经济体的进步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他认为,在当前中国特别强调创新增长的经济形势之下,保罗·罗默的主张对我们有很大助益。周春生教授介绍,保罗·罗默的一个著名的理论是“内生增长理论”。而“内生”强调的就是技术进步、技术创新、研发投入和人力资本投入。

什么叫“内生”?打个比方说,农民种庄稼,庄稼长得好不好,跟日照时间长短有关系,而这些条件是“外生”的。而“内生”,强调的是经济增长靠教育和研发上的投入。比如在经济低迷的时候,通过学习教育来累积知识和技能,也会对未来的经济增长提供持续的支持。

周春生教授认为,“内生增长理论”和中国现在的经济形势发展非常契合。“中国正在转型升级,从过去靠外延式扩大再生产转型为靠技术进步,进入到数据和技术驱动的新经济时代。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这些行业的发展,都与研发能力、劳动力的技能提升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重视研发和教育投入的“内生增长理论”,对我们很有现实意义。

两位得主曾多次来访中国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对这两位经济学诺奖得主较为熟悉,他们曾经多次来访中国。其中保罗·罗默在上世纪90年代,就曾是《时代周刊》年度最有影响力的25人之一,当时他获得诺奖的呼声就很高。这次获得诺奖也说明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的。

威廉·诺德豪斯教授对于中国的读者来说也并不陌生,他是萨缪尔森的经典教科书《经济学》最新版本的合作者。

宋清辉认为,两位诺奖得主的主要贡献是将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与经济增长相结合,让经济学分析的范围得以大大拓宽。这次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奖给他们意义重大,有助于夯实经济学“内生增长理论”的基础,间接地改变普通人的生活水平。总体而言,罗默和诺德豪斯的贡献主要集中于“方法论”,他们的研究成果为经济学提供了日后研究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的因与果的基本视角,对中国经济建设也大有裨益。

(责编:刘辛未)

打印